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被凌辱的國中生
被凌辱的國中生

被凌辱的國中生

小吟是個平凡的國中二年級學生,不突出的臉龐略帶溫和,看起來有些許的羞怯;平凡的成績不算好不算壞,剛好在中間地帶,體育方面則是有點不及格,原因在於她那不平凡的身材。

  沒錯,所有在男性漫畫中出現的優點全出現在小吟的身上。

 。保叮肮值纳砀邊s有著86公分的胸圍,令人質疑的48公分纖細腰圍,以及84的圓潤臀圍,16歲的年紀卻已經有成熟少女所羨慕的身材,而且還有繼續成長的趨勢。雖然如此,她卻掩飾的很好。從六年級被取笑是女巨人后,她便就學會了用厚重的衣著來遮掩日趨成熟的身材。

  可是一切卻在今天,即將被30多歲的工友所奪取。

  下午5點,小吟正小心翼翼地走回教室,打滾一整天的腸胃讓她不得不在無人的校園多待一些時間. 雖然父母因工作的緣故并不常在國內,然而乖巧的她一直都是正常的上下學,沒有遲到早退或逗留在外。因此,有點昏暗的校園讓這可愛的小女生顯得格外害怕。

  當她回教室拿書包時,卻發現門已被反鎖,不得已向留守的工友先生求助。

  「不好意思,伯伯,我的書包在教室里,能不能麻煩你幫我開個門?」小吟略帶羞澀的語氣問著工友,而工友正打量著眼前的小女孩:<這個妹妹不像現在的死小孩愛涂一些奇奇怪怪的在臉上,看起來還蠻清純的,看她害羞的樣子就知道還沒被人捅過,乖巧的語氣也不像會到處嚷嚷……不如就……>淫邪的工友腦中浮現起一些念頭.

  「妹妹,等一下,我去拿鑰匙!

  兩人在走路時,工友帶著友善的語氣問:「看你的樣子不像會故意閑晃的樣子,怎么會把書包忘在教室里?」「因為有點事情,所以耽誤回家的時間……」小吟不好意思的把話題草草結束,一邊偷看工友,心里稍微踏實的想<工友伯伯沒有想像中的可怕,說不定是個好人>的確,長相并不算好看而且禿頭,雖然沒有很胖卻有點肚楠,身材也沒有很高,只比小吟高半個頭的工友在學生的眼中,是個有點噁心的存在物品,沒什么人想去認識他。

  另一方面,工友也在打量小吟,不是很出色的外表,頂多只能算清純;雖然很乖,身材卻略顯臃腫,是個很好的良家主婦的類型,就以打炮來說卻嫌有點不足,將就點湊合著用。

  兩人各有心思下來到了教室前,工友打開門后,小吟就直接往她的座位拿書包,沒看到背后的工友將門反鎖. 當小吟轉身時,工友卻只有在她面前30公分處,不禁嚇了一跳。

  工友淫蕩的笑著:「妹妹,我這樣幫你,你要怎么報答我?」小吟被工友不斷逼近的噁心臉孔逼迫而坐在椅子上,害怕的說:「不…不要過來……再過來我就大叫啦……」此時工友的嘴角有些許的口水流出:「學校里的教官早就跑了,一直以來就只有我在看顧校園,難道你不知道嗎?」小吟被工友嚇得不斷后移,忽然一個不慎,整個人跌落地上暈了過去。此時工友見狀,雙手解開小吟的衣物,準備就地奸淫。

  然而當工友摸索小吟的衣物時,卻發現奇特的景況,他的雙眼似乎閃爍著詭異的光芒,一個念頭讓他打消現在強奸的舉動,轉而將小吟整個人抱往他的工友室……工友把小吟全身衣物脫個精光后,不禁讚嘆起造物的奧妙。

  不知是吃什么長大的,只有16歲的年紀卻有不相稱的巨乳;渾圓豐滿的屁股卻不見絲毫下垂,難道是運動型內衣不會阻礙身材的成長嗎?更令他驚訝的是小吟纖細的腰,無法想像是如何讓曼妙的身體組合起來。

  小吟漸漸地有蘇醒的跡象,工友知道時間上無法讓他慢慢欣賞,只好迅速將小吟綁在塌塌米上并呈大字形,同時將一塊白布鋪在小吟屁股下方。

  工友看小吟還沒醒過來,便伸出舌頭舔弄起她粉紅色的乳頭. 小小的乳頭猶如嬰兒的拇指般粉嫩,乳暈只有一元硬幣的大小,微微吸吮乳頭,淡淡的汗臭味混合著少女的清香,讓工友逐漸失去理智。

  「你在干什么?!」昏睡的小吟感覺有東西在胸部附近變緩緩張開雙眼,看到自己一絲不掛,而工友正在玩弄她的胸部,慌張的叫了起來。

  工友一臉淫笑地看著小吟,雙手各抓她一邊乳房:「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有這么好的身材,不知道是誰幫你搓大的呢?」工友一邊說著雙手一邊施加力氣將小吟柔嫩的乳房隨意變形。

  小吟感到雙乳被揉捏的十分疼痛,全身顫抖的說:「沒…沒有……是…它自己長…的……」工友嘿嘿一笑:「難怪這么軟這么好摸,就像棉花糖一樣粉嫩、剛擠出的牛奶一樣香…」工友伸出舌頭舔自己的嘴角一下,小吟雙眼不自覺睜大,本能的感到恐懼。

  「那我就當你第一個男人了喔……」當工友一邊說出這句話,一邊將褲子脫下時,小吟驚恐的大喊不要,同時扭動身軀企圖掙開被綁的四肢。

  工友將勃起的老二露出,說實在并不大,大約只有10公分左右,然而對未經人事的小吟來說已經很恐怖了。

  工友蹲坐在小吟身上,一邊用雙手將雙乳并攏,一邊把肉屌戳進乳溝。

  「放心,這里的隔音設備還算不錯,再加上這空曠的學校還有點大,沒有人會聽到的。安心吧,我會慢慢玩玩你,不會急著幫你開苞,畢竟夜晚還長的很,時間多的是……」說著,開始抽動著下身,乳肉和肉棒緊合的摩擦,讓工友爽到覺得隨時都會噴出來。

  小吟聽完工友殘忍的話語,心中不禁浮現出絕望的念頭,發出了陣陣的抽泣聲。

  雖然小吟沒有停止掙扎,然而這樣的舉動卻讓工友不需花多少力氣就享受到銷魂的快感。不到一會,腥臭的精液噴灑在小吟的脖子及乳房上。

  「真是對很棒的寶貝,任何男人都想死在上面的寶物!」工友依依不舍的把玩著,「光是這肥軟的乳肉,就可以為你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!」工友將小吟的胸部羞辱得下賤,但是小吟累得沒辦法反駁,甚至對工友的侵犯不作任何抵抗,似乎是有被奸淫的覺悟了。(小吟運動很差,掙扎沒幾下就不行了)工友轉而往小吟的私處進攻,稀疏的陰毛遮不住粉紅鮮嫩的嬌小開口,反而會引起男人蹂躪的欲望,微隆起的小穴,如香噴噴的小籠包般白嫩誘人。

  工友嗅了一下小吟的嫩穴,微微的尿騷味混合著少女的汗味,沒有令人想像中的臭,反而有種勾起男人性欲的芳香。工友伸出舌頭舔了一下,小吟整個人瞬間感到顫栗,是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,舒服的想讓工友舔下去。

  「很棒的味道喔,看來就算是你的尿尿我也喝的下去喔……」小吟聽到工友下賤的話,臉頰不禁羞紅,心中不但漸漸地沒有恐懼,反而有點放浪了起來。

  工友用牙齒輕咬著那小小的陰核,小吟感到一股酥麻從下身急速遍佈全身,而小穴似乎流出一些什么東西,未經人事的她也知道是一種叫愛液的愉悅液體,心里開始厭惡起本身卑賤的女性本能、無能改變現況的自己,眼淚緩緩流下。

  工友見狀也不多說什么,只是將把下身抬高一點,將小穴和菊花呈現在自己面前。

  小吟的菊穴呈現不一樣的風味,四周沒有一根雜毛,輕微的開閉,如同誘人的小嘴,邀請男人品嘗. 更吃驚的是菊穴呈現的是淡淡的粉紅色,而不是正常的褐色,似乎變成第二個小穴一樣。

  工友整個性欲高漲,他用小指戳進去屁眼里,感受到非同一般的緊窄,開始如同活塞運動進出。而小吟被戳屁眼,異物進出的感覺讓她覺得奇特,雖然剛開始有點痛,卻漸漸的感到舒服。

  工友慢慢的將小指換成食指,等小吟適應后,又換中指、兩根手指。而后工友將小吟流出的些許愛液涂在自己的肉屌上,接著扒開小吟的屁股,慢慢插了進去。

  小吟感覺前所未有的巨大異物正對她的屁眼侵入,大聲哭喊:「好痛!拔出去!」疲憊的身體只能做著輕微的扭動,然而這一扭,更讓兩人感到更大的疼痛。

  工友氣得騰出一只手,用力拍打小吟的雙乳,怒道:「小賤貨,最好合作一點,屁眼放輕松讓我捅,不然我就把你畫個幾刀!」說著還不從哪拿出一把小刀放在小吟的臉旁。

  小吟她那沒多少膽子被嚇得只能乖乖合作,放松屁眼緊縮的力道,工友也慢慢的將整只小鳥盡數沒入小吟的菊花里,粗暴插入而流出的另類處女血,盡數滴落在工友先前所準備的白布上。而工友也不知是憐惜還是什么原因,并沒有直接抽送。

  工友語氣放柔:「好了,乖乖的讓我干,我就不會對你怎么樣!闺m然小吟仍在流淚,卻也漸漸停息。

  工友見時候也差不多了,由慢而快的抽插起小吟她那被蹂躪的令人憐惜的小菊花。然而小吟的菊穴緊得讓工友在只抽送30幾的情況下,精液盡數噴在她的肉璧中,甫一拔出,精液便夾雜些許鮮血緩緩滴落在白布鮮紅處。

  小吟在整個過程中只有感受到疼痛,一點愉悅完全感受不到,只有在精液噴灑時,有種浣腸的感覺.

  當工友坐著喘氣時,小吟忽然發生變化,肚子響起咕嚕的聲響,小吟無力的呼喊:「讓…讓我去廁所……」工友見狀,眼中閃爍一絲精芒,急忙將小吟被綁的四肢解開,并偷偷的將手機放入上衣口袋。當小吟要沖向廁所時,工友制止她:「我抱你過去,不然就讓你在這排泄!剐∫骰琶χ胁凰紤獙,在迅速點頭后,被工友抱著往廁所過去。雖然小吟對自己的背貼著工友胸膛的姿勢感到困惑,然而在便意的驅使下,沒有多做思考,只想快點到工友室內的廁所宣泄。

  小吟甫一坐上馬桶就不再強忍,「噗」的一聲,排泄物迅速落下。然而「卡擦」的聲響讓她回頭張望,只見工友拿出手機將她排泄的畫面照下,而她回頭的畫面,好像有先見之明的工友立即再照一張。

  小吟慌忙大喊:「不要!」雙手揮舞著,卻已來不及擋下……工友狂妄大笑:「有了這些東西,看你還怎么反抗我……」

【完】